网站公告:

x

《行尸走肉》S10E7:镜花水月破灭时

阅读数:8896 opllx 认证评论员 2019-11-19 收藏



本集又是典型的过度集,如果有人觉得拖沓无趣我能理解,尤其是西迪克的“心魔”,我们已经看得够多了……所幸,这一切都将要结束。

当下这个环境里,充斥着太多假象和幻觉,有低语者对阿尔法的幻想,莉迪亚对联盟的幻想,还有西迪克对自己的幻想……这些幻想看似强韧,但其实像气泡一样脆弱不堪,一戳就破



无法背叛


低语者俘虏来到了亚历山大,加百利对卡萝尔如此冒失的行为很非常不满,可达里尔帮着卡萝尔说话,况且木已成舟,他无可奈何下只能考虑补救措施

1.jpg俘虏被抓回来后,莉迪亚立刻丢了她的“小单间”,尽管对方蒙着眼睛,但两人的擦肩而过,已足够她认出这是低语者里的老熟人了。

卡萝尔收容了莉迪亚,还把武器还给了她——这姑娘之前确实在闹脾气,但总的立场上还是站在联盟这一边

眼见亚历山大现在碰到了棘手的难题,莉迪亚给卡萝尔支招:低语者们对阿尔法死心塌地,是因为他们认定那是“唯一的选择”

想让俘虏开口,就得让他们看到不一样的东西,比如亚历山大的丰富物质生活,以及这里存在的可行性。

这简单啊,在亚历山大居民的印象里,低语者就是一群茹毛饮血的半野蛮人,给点人类文明下的食物“忆苦思甜”一下,不就手到擒来了么?

于是卡萝尔为俘虏带来一顿丰富的早餐,其实就是面包蜂蜜加各类果酱,对于长期吃不到加工食品的低语者来说,肯定很有诱惑力。

可惜,不知道是俘虏意志坚定,还是之前接受丹特治疗时通了气,他丝毫不为所动,还假意受诱惑嚼几口吐出来羞辱了卡萝尔一番。

敬酒不吃吃罚酒,当老娘吃素的!卡萝尔立刻按照自己的本意对俘虏用刑,但普通的肉体折磨对低语者来说根本没用,于是达里尔也加入了进来。虽然我不怀疑达里尔真的会割掉俘虏的手指和耳朵,但我觉得这样做依然不会奏效……

阿尔法对族群的洗脑很成功,可相对的隐患也很大——当俘虏说出“阿尔法牺牲了亲生女儿”时,大家瞬间明白该怎么做了,只要莉迪亚一出现,阿尔法无情无私的铁血形象会顷刻间崩塌。

不同的是,达里尔劝阻了卡萝尔,毕竟这一举动是赤裸裸地利用莉迪亚,对这个经历太多的孩子而言实在有些过分。

卡萝尔也放得开,那干脆让莉迪亚自己选好了。这招果然奏效,只是当她们俩来到牢房时,俘虏已经毒发身亡了。

留下加百利和达里尔在亚历山大收拾烂摊子,卡萝尔带着莉迪亚出了门。

——你还愿意帮忙吗?

——愿意。

——那就够了。

莉迪亚还是太年轻,而此时的卡萝尔已经顾不得什么“青少年心理健康”了。



无法清醒


西迪克继续被痛苦回忆折磨着,失魂落魄的他依然像平时那样取水、用水,机械地行使着医生的职责,可不管他怎么做,亚历山大的疫情始终不见好转。

这块心病来源于低语者给他留下的巨大心理阴影,偏偏西迪克和丹特来给俘虏治伤时,还被对方认了出来……

这下子西迪克的“偏头痛”更厉害了,丹特坚持由他来为俘虏处理伤势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。

和罗西塔聊聊天、讲讲八卦,是西迪克一天中唯一感到轻松的时候了,其实从尤金谈到西迪克的状态时,两人差点就要把话说开了……

无奈罗西塔突然的咳嗽打断了一切,西迪克继续为她倒了一杯污染水。

在一大堆病患中,年迈的谢丽尔(雪儿)已经快撑不下去了,然而病入膏肓的她却觉得西迪克看上去比自己还像个将死之人。

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谢丽尔只希望西迪克能好好休息会儿,就算不为自己,也得为其他还有救的病人。

没等西迪克缓两口气,下一个打击又接踵而至:俘虏突然中毒而死。

西迪克发现这起意外是因为丹特用错了药,把毒芹当成了耆草,丹特却一脸无辜/凝重地说“药是你放的”。

看完本集的观众,当然明白这是丹特的推卸和扯谎之词,不过以西迪克现在的糟糕状态,不管把什么匪夷所思的锅甩给他,估计他都会承认。

被打得“半残”的西迪克来到病房时,又发现谢丽尔已经咽气,丹特都在埋人了……连番受挫的西迪克终于陷入彻底错乱,纵身一跃跳进了水池里。

13.jpg早就发现不对劲的罗西塔救起了西迪克,在她逼问下,西迪克终于说出了心病:

现在有那么多人等着自己去救,压力太重,我太难了……我那么烦丹特,就是因为他时刻都在提醒我伊妮德的存在(都是自己助手),我仿佛一直都被困在那个地方,被迫看着同伴们一个个被阿尔法砍头,而我却无所作为、无能为力

虽然西迪克的“心魔”看着确实让人心烦,但我对此表示理解,任何正常人都不会做得比他更好

心里话说出来就好多了,罗西塔顺势好好安慰鼓舞了西迪克一番:你必须抗争,不能放弃,为了我们所有人。

狠狠吐出闷在心中许久的一口浊气后,西迪克脑子都清晰了许多,再次思索这次疫情的不合理之处时,他终于茅塞顿开,发现问题出在水源上——仅仅是因为尤金走后,他和丹特没把好“饮用水与非饮用水”的关

只不过,西迪克这次“清醒”换来了更大的“糊涂”,他单纯地认为,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责任。



无法信任


亚伦和伽玛的交流,显然不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,无论低语者族群还是亚历山大社区,都有其他人知晓此事——他们各自背负着“刺探任务”。

又是一天闲聊,伽玛有些奇怪(和嫉妒),为什么亚伦天天都有面包吃,这可不是一句简单的“用面粉自己做”就带过去的事,其背后所意味的生产力,足以令低语者震惊。

伽玛无意间留意到了格雷西画的图画,正愁不能进一步打开话题的亚伦见此立刻谈起了自己的女儿,顺便问起了伽玛的家人……

这不是往伤口上撒盐么?不愿提起伤心事的伽玛心虚地扯谎说自己是独生女。

然而伽玛并不擅长说谎,当亚伦把图画送给自己时,接茬的她无意间就把自己有兄弟姐妹的事实暴露了出来,于是亚伦立刻大谈特谈自己的弟弟。

眼见伽玛仍然谈兴不高,亚伦干脆主动把双方那点心照不宣的小心思挑明了:咱也别处心积虑刺探对方的情报了,彼此防备的情况下根本不会有啥进展,我们就纯粹聊聊人生行吗?

虽说一直是亚伦在透露自己的信息,但他的主动性和气势都完全压过了伽玛——因为他不在乎透露自己的个人信息,而伽玛害怕

对方一片赤诚而自己心怀鬼胎,内心出现动摇的伽玛无言以对,只得落荒而逃,还不停默背低语者口号来稳定心神……

但伽玛的心稳定不下来,慌张不安的她连低语者的本职工作都做不好,只得杀死行尸保命,这一切都被一旁的阿尔法看在眼里。

伽玛带回来的情报就两句话,远不如阿尔法预期(其实她并不真的看重这个),让她去接近亚伦本就是有枣没枣打三竿,尝试之余,也是对伽玛的另一次考验

现在,伽玛的状态出现了波动,说明她的“功夫”还不到家,所以阿尔法有必要重新调教她一番:记住,亚伦和他身边的人,都是我们的威胁,他们虚伪做作、谎话连篇,绝对不能相信。



一触即破


上述所有种种坚持和观念,都是建立在虚假的幻想之上,营造、建立起来并不容易,可要摧毁就很简单了

入夜后,伽玛再次和亚伦见面时“果决”了许多,不废话直接拔刀贴脖子逼问:今晚你不交代点什么出来,你就要交代在这儿了。

就在亚伦悄悄准备拔刀反击时,卡萝尔和莉迪亚赶到了边界线——在看到莉迪亚的一瞬间,伽玛刚刚苦心巩固起来的信念瞬间就土崩瓦解了,原来阿尔法所说的都是假的!

伽玛又一次落荒而逃,只是这次她完全放任自己哭了出来,不再念叨低语者那套“我们自由”的鬼话。

看到刚刚形势急转的一幕,莉迪亚立刻明白卡萝尔狠狠利用了自己,这种做法本质上与阿尔法如出一辙(要不怎么说两个“女王”段位相同呢)……

这下子,莉迪亚对亚历山大社区更加绝望了:许多人是虚伪的软蛋,好不容易有几个愿意接受自己还足够坚强的人,又出现个手腕和阿尔法差不多的狠角色,这地方待不下去了。

你之前不是问我选哪边么?我选我自己!气血上涌的莉迪亚为了离开,还痛打了卡萝尔一棍,随后一头扎进了低语者的领地——谁先发现她,将会直接决定之后掀起怎样的风波。

卡萝尔并非无动于衷,只是她无可奈何。今夜,伽玛、莉迪亚和卡萝尔,都是伤心的女人。

丹特专门来看望“如梦初醒”的西迪克,专程向他道歉:我治疗不及时,我弄错药,我还把饮用水搞混,我这个医生简直太“失职”了……

西迪克并没有责怪他,反而自己揽下了所有责任,如果他精神状态好的话,也不会放任丹特犯那么多错误。

正当两位医生上演互相安慰、共揽责任的温情戏码时,丹特的言行却慢慢奇怪了起来……在其有意暴露下,西迪克终于发现他正是自己梦魇场景中的低语者!

在随后的搏斗中,占了先手的丹特制服了西迪克,后者生死未卜。

之前许多读者已经知道了这一真相,向来“整齐划一”的低语者居然还会玩内奸计,阿尔法的布局真的非常长远,如此一来,亚历山大社区的种种反常现象都能够解释了

我倾向于丹特没杀人,如果西迪克死了,他的处境会变得非常被动,可如果只是“不得不控制精神失常的医生”,可信度就高多了,毕竟西迪克状态差已是公认事实,丹特还会因此成为社区唯一的医生。

我们都明白,一个会下黑手的医生要比没医生可怕多了。



【也欢迎关注我公号“有爱评论区”。】




相关讨论

评论
    人人影视在线聊天室

    人在线
    一起来热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