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公告:

x

《行尸走肉》S10E2:我们是自由的,我们是世界末日

阅读数:7234 opllx 认证评论员 2019-10-15 收藏



本集是追本溯源的“低语者”专辑。其实也不意外,《行尸走肉》一直以来就有给对手特写的传统,越是强大、戏份多的阵营,篇幅往往越多,伍德贝里、终点站、救世军等皆是如此——联盟马上就要和低语者开战了,丰满其形象也是为了进一步凸显双方理念的差异和冲突

两条时间线,勾勒出了阿尔法和贝塔所建立的“低语者”法则:自由的他们与自由的行尸同行,共筑世界末日。



7年前,我们相遇


回忆故事线可以看作上季莉迪亚记忆的延续:母亲带着自己一路挣扎生存,两人相依为命。

此时的莉迪亚还无法对血腥的死亡无动于衷,尖叫声引来了周围行尸,母亲带她侥幸躲进屋子逃生,等确认安全了,母亲说的第一句话是“你差点又害死我们。”

这是与主角团队截然相反的教育理念,用责备、压力、羞耻心来鞭策孩子成长——我们对这种口吻也许更熟悉些。

女人见到此地的男人后,先表明自己没敌意,可当对方展现出敌意时,她却立刻掏出刀针锋相对:你可以来杀我们,但我会反抗,而且我不会丢下女儿。

此时的女人已经没多少正常人类“讲道理”的心思了,更多是“以斗争求生存”的准则去面对一切……这份态度,换来了一夜安顿。

在两人下一次交流时,女人告诉男人:行尸没名字,我们也不该有,没有名字和过去才能保持幸存者之间最原始、纯粹的关系。

女人的言辞之间流露出了对行尸的羡慕和向往,它们无所畏惧,没有多余的复杂情感,它们是自由的。

两人之所以会有这次交谈,是因为男人不想听到女人唱歌——他喜欢听行尸的声响,那是他唯一乐意听下去的“歌声”。

这是女人和男人第一次产生默契。

女人之前教育莉迪亚“我们现在都是怪物”,在不断耳濡目染下,莉迪亚终于有所成长,表态不想要玩具兔子了,她想快快长大,能变得和母亲一样——女人很高兴莉迪亚能这么想,于是她立刻把“生存课程”翻到了下一章:你要是跟不上,我就只能会丢下你,还有,别再叫我“妈妈”。

女人的教育词典里永远只有催促和施压,她才刚露出笑容,就马上用新的严肃取代,为了让女儿尽快坚强,她一刻都不能懈怠。

入夜后,有行尸闯了进来,女人和男人一起把它们消灭干净,在女人给尸体开膛破肚时,他们发现彼此很像,都不相信任何人。

女人教授了成为行尸的要诀:加入它们,对它们感同身受…它们毫无感情,所以我们也要这样。

“如今世上只剩下两种人,愿意和行尸一起的人,以及其他人。”女人把男人称作“B”,自称为“A”,这是他们第二次产生默契。

深夜时分,独自醒过来(也许根本没睡)的莉迪亚为了证明自己,抹上母亲带回来的尸血,前去与行尸同行……

发现莉迪亚不见踪影的女人,在寻找女儿的过程中看到了一张照片,照片上的两人被刮去了脸面,其中一个正是男人。

女人总算明白了之前男人为什么不让她摘面罩:他在以他的方式陪伴着照片中的另一个人,这个人(him)可能是父亲,可能是兄弟,可能是任何一个重要的人。

但现在这个人已经变成了行尸,还让一时没收住手的女人干掉了。

失去了自己一直在保护的行尸后,男人失控暴走,女人却偏要在这节骨眼上火上浇油,说出男人的心魔,兵行险着、破而后立——在莉迪亚看来,母亲救了男人一命,事实也是如此,两人有着相似的心病,这第三次默契注定他们一起走下去。

“我不能留下他。”在女人的提醒下,男人割下了尸皮,扒下了衣服……那个人将会永远和自己在一起。

从今开始,女人是男人的阿尔法,男人是女人的贝塔,“我们是世界末日。”



7年后,我们强大


就在联盟开始渐渐习惯新生活的时候,贝塔提醒阿尔法“该回去了”,阿尔法却说要聚集更多行尸才行,“守护者”当然越多越好。

贝塔如此急促,是因为觉得敌人会渐渐忘了低语者的恐怖,阿尔法劝他别那么不自信,“敌人会一直惧怕我们。”

在去寻找更多行尸的路上,我们看到了更多低语者的交流方式,除了低声轻语,手语和手势显然也是很实用的方法。

在此期间,低语者中另一对重要角色也走到了台前,她们是一对姐妹,姐姐坚强能干,妹妹则因为上季失去了孩子而会间歇性精神恍惚。

做姐姐的自然不能对妹妹放任不管,可她在提醒之余,也没说什么好话:我当初就应该丢下你。

显然,姐姐和7年前的阿尔法很像,她会不顾一切保护妹妹,同时出言不善打击对方,希望以此激励妹妹坚强起来,就是她表达爱意的方式

可惜,赶尸回去的路上妹妹又恍惚了……贝塔保了她一命,把她拉回大本营准备杀人示众,以儆效尤。

此时,妹妹终于把心里话吼了出来:自己孩子和对面的人生活在一个更好的地方。

竟敢当着众人面大放厥词、动摇军心,更应该千刀万剐死不足惜,可在贝塔行刑之前,阿尔法却拦了下来——很明显,阿尔法心软了,她对妹妹的遭遇和心情感同身受。

这可不是多愁善感的时候,况且“低语者”也不该多愁善感。贝塔直言这种像瘟疫一样的流言会威胁到低语者所有人,为了给大家一个交代,阿尔法示意她会亲自调教这个小妹妹。

接下去,我们看到了那个深洞里先后弥漫着恐惧和包容

如此看来,“低语者”还带着颇为浓烈的宗教色彩,阿尔法不光是团队首领,也是宗教领袖,以“末世信仰”引领手下&信徒,低语者才会如此强大。

从洞里出来后,妹妹“清醒”多了,可团队中却有越来越多的人“犯糊涂”,他们开始悄悄附和妹妹,表现出了对联盟阵营生活的向往。

对于这个极为不妙的苗头,贝塔都看在眼里,从不质疑阿尔法的他,忍不住跑去发出了疑问。

阿尔法的本心当然没有变,她根本不承认联盟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理念的合理性,“那不是生活,而是幻想”。

既然如此,就有必要让族人再次认识到这点,两人在“尽快回去”上达成了共识——所以说,无论之后有没有发生山火,无论对方有没有越过边界线,低语者都会进攻联盟。

当晚,妹妹对姐姐说自己不会再迷失了,她现在好得很,在领教了阿尔法的强大后她会更加无欲无求。

从这段对话中可以得知,低语者都相信阿尔法亲手杀了女儿,因为莉迪亚是族群的叛徒,而伟大的首领阿尔法是真正斩断了七情六欲的强者,她不会哭泣。

本来聊得挺好,妹妹却问了一个要命的问题:你说的“希望之前丢下我”是真心话嘛?

说是,会让姐妹俩伤心,说不是,又违背了低语者的原则……姐姐无法回答这个问题。

第二天,在低语者逼近边界线时,卫星爆炸的巨大动静令尸群大乱,妹妹突然看到一个背着婴儿袋的行尸,这一所见瞬间引爆了她失去孩子的痛苦,她不顾一切袭击了阿尔法。

千钧一发之际,姐姐扯下了扑在阿尔法身上的妹妹,结果妹妹被咬死,阿尔法生还——其实姐姐并不想让妹妹死去,但当时那种情况她也救不了妹妹,如果没处理好,会危及所有低语者的安全。

事后,阿尔法好好勉励肯定了一番姐姐,她不仅救了自己的命,还以实际行动为所有低语者做出了表率。

不管姐姐的真实想法如何,至少在阿尔法眼中,舍弃至亲、保护族群的行为正是低语者一直以来宣扬秉持的法则,她也因此得到了短暂的平静。

就在联盟众人拼命灭火的夜晚,阿尔法当着所有低语者的面,亲自把“伽玛”的称号赐予了姐姐。

继阿尔法(α)和贝塔(β)之后,低语者终于有了第三位言行一致的领袖伽玛(γ)。

可实际上,伽玛的表现要比阿尔法“合格”得多——因为阿尔法不仅没有杀掉女儿,还藏着莉迪亚的玩具兔,她甚至躲起来一个人偷偷哭泣,发现这一切的贝塔看不下去了:作为低语者的首领,如此这般成何体统?无论如何,你女儿都回不来了!

此时此刻,阿尔法暴露出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,她承认无法对女儿下手,她痛恨女儿不能像自己这般坚强……说到底,人类是不可能完全做到斩断情欲的,低语者在与“本性”做抗争,这注定了他们终生都要备受煎熬、与痛苦同行。

一通发泄之后,阿尔法渐渐冷静了下来,关于自己和莉迪亚这件事,决不能让其他人知道,否则低语者族群的信仰会土崩瓦解。

此时贝塔已经看到了边界灭火后的浓烟,敌人也许已经越界了,他们更有必要去给联盟一个狠狠的教训:一、粉碎联盟农耕渔猎的生活,打破其他人的幻想,稳定军心;二、彻底解决莉迪亚这个隐患,保证阿尔法形象的完美无缺;三、掠夺物资,满足自身游猎的生存方式;四、好好在这群“异族人”身上出口恶气……

低语者和联盟这一仗非打不可,战意高涨的阿尔法和贝塔念起了低语者的口号:

我们在黑暗中行走,我们是自由的

我们在血浆中沐浴,我们是自由的

我们什么都不爱,我们是自由的

我们什么都不怕,我们是自由的

我们不需言语,我们是自由的

我们拥抱死亡,我们是自由的

这是世界末日,现在是世界末日,我们是世界末日

本集最后,再次出现了首集结尾卡萝尔和阿尔法“王VS王”的对视——虽然各自经历不同,但两位母亲都刚经历了失去孩子的痛苦、迷惘和坚定,求战的欲望也是殊途同归的

好戏,即将开场。


【也欢迎关注我公号“有爱评论区”。】



相关讨论

评论
    人人影视在线聊天室

    人在线
    一起来热聊